我被美联航踢下飞机的故事

      No Comments on 我被美联航踢下飞机的故事

ad_post

重度拖延症患者来交稿了。今天看到越南裔医生和United庭外和解获赔10亿美金,感觉我就这么和亿万富翁擦肩而过…

简单来说我当时我因为自己前一趟转机的飞机延误没有赶上后一趟航班,被美联航安排到别的航班的waiting list,然后上了飞机;但所有人入住之后,飞机停了快半小时也没有飞,然后我被美联航请下了飞机,说那个我顶替的人来了…

以上是简单版,更详细更复杂的流水账可以看下面。这个被踢下飞机的一小段故事其实是我第一个onsite不堪回首的面试经历的一部分,但不堪回首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美联航…


【背景】

在康奈尔读博,城市是ithaca,主要依靠纽瓦克这个美联航hub,费城这个AA hub和底特律这个delta hub。飞往东部的航班以纽瓦克和费城转机为主。

【故事的开始-飞机第一次延误】

这个故事有点曲折,是我找工作期间的第一个onsite面试,也是迄今为止回忆最惨痛的。面试的公司在亚特兰大,早上九点面试,下午五点结束,给我定的是前一天到的飞机。这趟飞机是从ithaca起飞,经newark转机到亚特兰大。但是公司的HR实在是不负责任,不和我进行任何的沟通,直接定了晚上五点多从ithaca去newark的飞机,这趟航班是当天最晚一班飞出ithaca的飞机。这个很关键。如果你和我一样住在小机场附近,你会发现通常飞出去的第一班的飞机都很早,最后一班飞机也很早,这是因为它们需要正好衔接上大机场的转机时间。

面试前一天下午三点多, united发来了第一封邮件,说航班被延误了半小时,当时我没有在意。但悲惨的是,之后就被刷屏了,差不多每半小时就有更新说,又被延误了多久多久。偶尔更新的延误时间有提前,我还曾一度幻想也许很快就能准时起飞,或者至少来及赶到newark转机。但很快幻想就破灭了,航班被推迟到了晚上八点。前面提到,这趟航班是整个ithaca当天最后一班飞出的航班,我下午三点开始知道要被延误的时候其实已经很被动了,周围也都是小机场,最后一班飞出的航班时间都差不多,也 来不及转到附近机场离开。

【在纽瓦克错过去亚特兰大的最后一班飞机】

在电话和客服纠缠无果之后,我还是坐上了延误到将近九点才起飞的飞机。Newark当天飞亚特兰大的最后一班飞机也差不多是十点左右,所以等我十点半左右才到达newark的时候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当天赶到亚特兰大了。到了newark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客服改签第二天的机票。当时系统给我默认修改的机票是第二天中午左右到,我和客服说这绝对不可能,因为我的面试是早上九点开始。United第二天最早的飞机大概是六点半出发,八点半左右到。但是我很担心如果稍有延误,很有可能也赶不上九点的面试。那么晚了,我也没有公司HR的私人联系方式,也不可能求助她。所以我态度很强硬的表示,我必须选整个newark最早的一班的飞机去。最早的一班是delta,六点不到起飞,八点左右到。其实飞行时间比united那班要长,我差不多要早出发一个小时,但是只比united早半小时到亚特兰大。一开始客服很为难,不愿意换,要知道united如果换到非partner航空公司的机票要给对方不少钱,远比换united自家的机票难/贵很多。但是,是可以换的。也不知道是我强硬的态度起了效果,还是客服比较心疼我,最后同意换到delta了。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确认号,要问自己第二天先去delta柜台。我有点犹豫,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再三确认我如果坐不上delta还是可以坐united最早那班飞机,就take了这个option。

【没有睡觉跑去混乱的面试】

之前的飞机延误是因为aircraft维修,所以是航空公司承担责任,给我分配了机场附近的酒店。酒店挺不错的,可是我根本没有睡着。除去面试的紧张,突发状况的焦虑不说,最主要是我没有时间睡觉。我到了newark机场的时候是十点半左右,和客服交涉完入住酒店是差不多十二点了。第二天的飞机是六点不到,我要坐酒店四点半的shuttle(也是最早的shuttle)去机场,还不能手机check in,需要到delta柜台拿票。所以我差不多只睡了三个小时,凌晨一点到凌晨四点。

好在delta的飞机还算给力,准时到了亚特兰大,准时被limo接上赶去了面试。但面试状态可想而知,整个脑袋都是昏昏的,还被人问各种modeling, coding的问题,大脑简直要短路了。面试大概下午四点结束的,赶亚特兰大五点多飞纽瓦克机场的飞机,再转机回ithaca。

【面试回程的飞机继续延误】

如果你觉得我去面试的道路已经够艰难了…那么,下面的经历更曲折。亚特兰大飞纽瓦克的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延误了大概二十分钟,然而我在newark整个转机时间只有半小时。很玄有没有?高兴的是…飞机延误之后其实又提前了十分钟到,所以飞机落地newark的时候距离我回ithaca的飞机起飞还有二十分钟。我当时多么希望我能第一个跳出飞机,飞奔过去啊。然而现实很残酷,我坐在整个飞机的最后一排。是的,因为面试公司只提前了两天订机票,订走了回程这段航班的最后一个座位,所以其实我是没有选择,只有最后一排的最后一个位置!看着大家长长的队伍等下下飞机,站在队伍最后一个的我有多么绝望!

【和纽瓦克机场转机回Ithaca的飞机失之交臂】

等排到我下飞机的时候大概距离一趟飞机转机还有五分钟了。抱着回ithaca的飞机也可能晚点的幻想,我一路狂奔到登机口。然而,还是幻想…登机口已关,工作人员告诉我,飞机已经在跑道上准备起飞了!

这趟飞机并不是united最后一班回ithaca的,晚上还有一班。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问了柜台的客服,被残忍的告知全部满员了,更残忍地又告诉我第二天最早一班(周五)回去的航班也满了,让我去找机场的united的客服中心改签明天其他的航班。我为什么着急要明天最早赶回去呢?因为明天是周五。博士毕业时间确定了,东西还没做完,老板又忙,加上我自己面试,好不容易约了周五meet聊论文…

【重见曙光 – waitinglist第一次】

Anyway,抱着郁闷到极点的心情我找到了united的客服柜台。结果客服给了我曙光!她说,我可以把你放在下一班(也就是当天最后一班)回去的waiting list上哦。因为下一班有两个乘客转机时间显示,肯定赶不上啦。于是我拿着waiting list的票屁颠颠地回到了登机口。结果登机之前美联航又在招volunteer!发生什么了?明明有两个人赶不上回ithaca的飞机 呀!原来是因为飞ithaca的是小飞机,要限重保持平衡,现在技术人员算出来的,就算这两个人不来,飞机还需要一个volunteer不乘机才能安全飞行。Voucher开到$800,有人毫不犹豫拿了赔偿做了志愿者,让工作人员安排当晚的住宿了。我人不死心守在登机口,指望有奇迹出现。比如…还有人赶不过来,比如…所有人登机以后发现又可以安排人上去了?我守在登机口等到所有人都登机了,等到那两个错过这趟航班一路狂奔过来的乘客和我一样很郁闷地看着登机口的大门…

【无奈之举 – waitinglist第二次】

当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无奈之下,我又折回了美联航的客服柜台。客服告知我,明天一早从纽瓦克回ithaca的飞机也满了,我只能坐上第二天下午左右的航班了。因为前一班从亚特兰大到纽瓦克的飞机延误是因为天气原因,所以美联航不承担责任。换句话说,我今晚滞留纽瓦克机场,美联航不会为我安排住宿。我那时候还是一个穷学生,舍不得花钱住酒店,又想着尽快赶回学校能保证明天和导师开会心理才踏实,所以问客服有没有去雪城的飞机我可以坐。雪城机场距离ithaca大约一个半小时,到时候只能让老公开车从学校过去接我了。客服告诉我,最后一班十点多飞雪城的飞机全满了,但是可以把我放在waiting list上。我问客服,能不能给我出多张Boarding pass,一张是去雪城的waiting list,一张是第二天一早第一班回ithaca航班的waiting list,还有一张是那趟确定有座位回ithaca航班的正式的登机牌。客服说,她不能出哦,我手上只能有一张boarding pass。于是,我选择了,先上回雪城的waiting list。

【再见曙光 – 备胎转正可以回家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了去雪城的航班的登机口,默默等着所有人登机完,没有想到奇迹出现了!工作人员通知我,有一个人没有来及登机,我可以备胎转正了。上去以后一飞机的人都坐好了,就等我一个!位置还超好,在第一排。我觉得一切都稳妥了吧,给老公发了一条短信说,我上飞机了,你可以出发来接我了。老公回,好。

【被美联航强制要求下飞机让座】

所有人在飞机上又坐了二十多分钟,但飞机门迟迟不关闭,我有点着急,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又等了十几分钟,上来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我必须离开飞机,因为被我替补的人来了!我有点懵,恍惚地不知道要该怎么办,就这么跟着上来的工作人员下了飞机。回到机场内,几个工作人员还有事情处理,把我先晾在了那边,说一会安排。我只好忙着拼命打老公电话,想要告诉他,不用来雪城接我了。但怎么打都没有人接。大概等了差不多有一刻钟,有一个工作人员回来了,给我打印了第二天一早回ithaca那趟航班的waiting list的boarding pass,也确认了如果上不了可以安排之后的航班回ithaca。再然后老公电话打回来了,当时他已经开出一半的路了。原来那天还下大雨,雨太大,他没有听见手机的声音。我告诉他,不用来接我了,回家先休息吧。

【滞留机场再次熬夜】

挂了老公的电话,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我在想,我应该去哪里休息呢?前一天根本没有睡觉,熬过了一整天的面试好困好累,又舍不得花钱住酒店。最主要的是,早上八点多的飞机waiting list,花钱订了酒店,住下又要十二点了,根本也休息不了多久。手上有办chase united信用卡送的united club pass,看了看最早的一个club凌晨四点半就开了!算算时间,也还好,在机场用用电脑到一点,也就眯个三四个小时就可以了!

【无望都麻木-waiting list第三次】

熬到了最早的united club进去,简单洗漱了下,吃了点东西,就坐在沙发里沉沉地睡着了。七点半准时到了登机口,看看waiting list是否有希望登机。结果依然是满员…但更悲剧的是登机口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今天(周五)所有回ithaca的飞机都满了!这意味着我要连续第三个晚上睡机场?抱着一肚子的委屈,我第N次走到了美联航的客服柜台。被自己悲痛地遭遇陈述了一边以后,我又气又哭,眼泪就出来了…于是客服说,放心我一定给你弄一个位置。于是我不知道客服怎么操作的,过了一刻钟….她终于在下一班回ithaca的飞机上给我book了一个位置,并且出了正式的登机牌。

【终于回家】

最后,我在周五的傍晚终于回到ithaca的家,一直睡到周日下午才缓过神来。


由于整个来回的机票都是面试公司买的,我并没有使用自己的信用卡,因此也无法找信用卡公司理赔。在周二收到了公司的拒信之后,怒从中来投诉了美联航,最后收到了20k United miles的补偿,现金价值大概$300+。